休區行腳 2021-09

  總面積達296.6178公頃的田尾鄉公路花園休閒農業區,應該還很多人不知道,所耕作的田地是否在休區之內,不知道休閒農業是「啥碗糕」的人會更多,農業轉型之路真是路迢遙!還好大部份田尾人收入豐厚衣食無缺,當然休閒產業也並非金飯碗,何時轉、怎麼轉就看大家的智慧。

我們希望讓田尾人發現在地的美好,人人可以深愛這片土地而產生自信並分享大眾。

2021/9/23

圓球狀的樹型,不同的品種大小參差其中,在美麗的晨光下有著類波波草般的美麗。

我們常開口嚷著愛台灣、愛這塊土地,當我們以彰化縣田尾鄉公路花園休閒農業區為中心,好好來認識我們的家鄉,才驀然驚覺我們對田尾的關愛確實太少。


小農時光一片綠油油的草地,就可以提供遛孩子等親子活動的好地方,這種商業模式在蛋黃區的公路花園內,恐怕很難!

收成的畫面總是最美,辛勤的農民滿足了我們蔬菜的營養需求。


擅長日式庭園造景的中信園藝有限公司在北鎮村營造出一個令人羨慕的園區。


早上六點十六分再次經過這裡,光影之美不斷吸引著我。


2021/9/17

從療癒精神的花木田園,到餵飽五臟廟的稻米、蔬菜田尾都有。

農家宜居生活空間

仁里村古地名「三十張犁」是田尾人文薈萃之地,據「台灣島史記」「張犁」是面積的單位一張犁等於五甲,三十張犁的面積就有一百五十甲,等於一百三十三點三公頃的面積。

喜歡園藝美好生活,更需要到田尾來,農園裡有各色花卉,辛勤的村民們都在為你而做。

綠油油的草皮裡,白鶺鴒Motacilla alba鳥漫步其中尋找早上的美食,不知名的蕈菇也透出頭來迎起朝陽。


2021/9/11

  鄉村的傳統平房建築,慢慢的走入時光的隧道裡,曾經它也是繼「土角厝、竹管厝」進化而來,農村百姓以擁有「磚仔厝」安身立命,獲取幸福的慰藉。設想當老宅院一棟棟消失,建築越來越城市化,田尾的農村特色必然要重新定義。

在柳鳳村有不少的非洲菊Gerbera花田,已經形成一個聚落。

田尾近年來有設計感的園林景觀逐漸在增加中,大理石板的邊材究竟能夠玩出什麼樣的感覺,我們期待中。

2021/9/2

我喜歡仙人掌僅止於欣賞,非常敬佩農民們與針刺為伍把玩在手裡。

路旁的藍底白字橫布條書寫著警告標語,內容反證了裡面有很美的仙人掌科植物,經常遭人擅入破壞或失竊。

  一樣的洋傘卻有不一樣的生命體悟那就是命,就看他插在那裡,有人插在沙灘上享受著美好的陽光椰林海濱假期;有人早上七點三十一分就插在田裡工作以換取生活。


花田小徑 2021-08

  田尾除了苗木花卉還是苗木花卉,晨起頂著夏日烈陽遊走在田尾的花田小徑,找尋休閒產業的契機。除了掛出布條和小看板欲出售農田之外,田裡幾乎滿滿種了各種植物,銷售去路應該都不是問題吧!
於七月甫通過的田尾休閒農業區公告劃定,不知能否真正幫助到,在田間辛勤工作的農民朋友,產業轉型應該不是簡單的課題。

2021/8/21am

今早來到田尾鄉省道一號以東的地區,找尋晨曦映射下的田尾美麗風光。

  五點四十分天色還有點昏暗,白色LED的光芒約略可見,心想怎麼還有在此刻點燈的菊花田,靠進花田看見一個約卅多歲年輕人,已經完成菊花的採收工作,我問他為何在此刻開燈,他說:「燈光是用來照明,方便他在黎明之前的工作。」,農村還可見一些為生活而不畏辛勞的人。

大清早水氣飽滿的採收可以增加瓶插壽命。

太陽的光芒跨越八卦山的稜線照亮花田。

紅冬冬顏色的雞冠花田,花冠上頭還留著昨夜的露珠。

金露花金黃討喜的顏色,一直深受大眾的喜愛。

種植台北草草皮出售的農家,忙著將客土回填到土地上。

又是一處浪漫的波波草園,不同的品種和顏色參差其中極為好看,遊客們若有進入花田拍照合影需求,請徵得園主同意彼此尊重最佳。

2021/8/17am

遊客服務中心前的印度紫檀,經過田尾在地人的爭取保留了下來,在炎炎夏日你可以在此樹蔭下,享受自然清涼的感受。

黃澄澄的球型金露花,在晨光下耀眼奪目。


2021/8/15am

長住田尾六十多年,晨間的光影之美依然是我最佳的精神糧食。

從新拉皮過的昔日住宅,腦海中還印記著如處清晰的感覺,曾經是大多數農家,簡陋卻溫馨滿懷的家園。

農田是生存所倚靠,插秧種稻更是農人的使命,明知獲利微薄卻有著無法割捨的情感寄託,稻穀的收成已成心靈的最佳慰藉。

走在田尾的小徑上,綠草如茵的畫面隨處可見,當你停下匆匆的腳步美就呈現你眼前。


夏日光景 2021-07

田尾最近即將公告設立休閒農業區(296.6178公頃),我們思考在地人如何嘗試愛上我們自己的土地。這種遼闊、陽光和充滿景觀植物的農村景象,清晨騎著腳踏車穿梭在田尾,找尋動人的美麗光影,試著看看能否感動自己。

2021-0727

早上五點三十分一夜未眠的路燈,依然伴著晨光初起,騎乘腳踏車走在鄉間的小路上,嘗試著找尋落腳田尾的人,心中交織著甚麼夢想。

都會設計風格的房子,逐漸在鄉間一棟棟長了出來,農村傳統建築的舊意象逐漸在消失中,也許在鄉間能住有現代感的房子,是一件再幸福快樂不過的事。

除了越來越多的連棟建築拔地而起之外,獨棟的農舍或是豪宅,普遍都能著重綠美化,逐漸形成田尾的新世代建築之美。

小而美的農舍一直是讓人充滿豐富想像的幸福感,往往屋裡都是住著能夠玩味人生、賞味生活的主人。

圖文:巫鴻澤

2021-0707

圖文:巫鴻澤


2021-0705


我家門前有片樹 樹上總有小鳥叫
夏天蟬鳴 冬天聽風
期待年年好年冬!


2021-0701



耕 耘 一 夢 田 持 守 一 執 念
綠 境 天 地 間 悠 悠 白 雲 閒
羽荷 顏錦莉



文:吳家熙 / 圖:巫鴻澤

花田景緻 2021-06

住在美美花木環繞的田尾鄉,花草樹木是我們生活所本,在陽光汗水之下也許我們無心審視周圍的環境,在晨昏光影變化下動人的一幕,而喜愛園藝的外地來賓蒞臨田尾,無不讚嘆我們是生活在幸福之鄉。


2021-0619

↑ 絲瓜田開滿黃艷動人的花,也許吃了一輩子的絲瓜,從來也沒有湊近來欣賞花的美麗,絲瓜花為雌雄異花同株,大大的金黃色花冠極為好看。

 大榕樹下的小廟,一縷裊裊的香煙,不同信仰的人想到物質(PM2.5)可能帶來的健康問題,但是一柱清香卻可讓心靈得到倚靠。

 香蕉樹葉扇動著徐徐微風,身體頓時感覺清涼許多,身後一道彩虹畫在無垠的天空,成長在農村的人,大都無心於讚嘆彩虹的美麗繼續埋首農事,等待緊接而來的一場雨水的滋潤。

曾經出生與成長在鄉間生活經驗的人,也許你會更懷念低矮的三合院住家,當年物質相對匱乏之下,心靈的自由與想要突破命運的渴望,像火苗一般點燃在我們的心中,生命是充滿熱力並勇於挑戰。

走著走著來到蘇董的傑作,台灣銘園庭園美術館,大門旁的紫薇花繽紛熱情的開放中,這種美麗的邂逅,值得您停下腳步放鬆心情,好好欣賞一番。

 仙人掌科三角柱屬(蛇鞭柱屬)的植物果實,夜間開花大清早就會開始萎凋,專業栽培者都會利用晚間人工授粉,大家也可以想想為何需要這麼辛苦?

 斑葉林投 Pandanus baptistii “Variegata”葉片黃綠色彩的對比極為吸睛。

 樹形美觀特殊的象腳樹Oleifera Lamarch,為庭園景觀帶來優美的景象。

 祀奉「地基主」的地基主祠

列入彰化縣受保護樹木,編號:17–20–01珍貴老茄苳樹,地點 : 《請按我


2021-0617

每次我走過這戶人家,都會駐足門前投以羨慕的眼光,這戶小而美的木屋,是那一個懂得美好田園生活的人所擁有,好像田尾在地的美好,要外地人才能曉得。

雲影天光移,陌上人煙靜。
豐禾景旖旎,遙把祈願寄。
~ 羽荷庄園
顏錦莉 Kelly Yen

田尾在地人眼中最美的風景是「出貨、收成」。

勤快的花農大清早就來檢查電照菊的燈泡有無損壞的情形,他們告訴我最近的夜間照明時間來到五個小時,據我的了解是和夜溫太高有關。

有了深井泵浦農田不缺水,但是隨之而來的土壤鹽化問題也日益嚴重。

紫薇花盛開的季節,田尾幾乎處處都可以看見,顏色繁多爭奇鬥艷。
大花紫薇 、紫薇和九芎都是千屈菜科Lythraceae,紫薇屬Lagerstroemia你都會分辨嗎?

穗花棋盤腳也叫水茄苳,為常見的濱海植物,從傍晚開花隔天早上就花落滿地,拍攝當時此起彼落的落花聲不絕於耳。


2021-0616

起個大早沿張厝巷而行,見一排列整齊的仙丹花田盆栽,晨曦在滿天的烏雲中,從八卦山的稜線透了出來,映射在金黃的嫩葉上頗為賞心悅目。

漫步張厝巷

  超過一甲子的人生歲月,除了三年的軍旅生活之外,沒有離開過人親土親的張厝巷,進步的腳步看似緩慢,驀然一回首卻驚見短短的600步內,三合院只剩下最後的一家,可預見的消失是必然,就在不久的將來。


2021/8/27

走過卅多年日月晨昏的鐵欄杆鏽蝕了,建築的構件與施做工法,都可以找到歲月痕跡,讓我們憶起曾經在這土地上一幅幅不同的畫面。

小巷不若民生路、公園路充滿商機,但絕對是寧靜宜居好地方,蜿蜒小道少了大卡車加滿油門的轟隆引擎聲,原本鄉村該保有屬於鄉村的寧靜慢生活。

喜歡園藝生活的人,選擇休閒農業區附近住下來,即可享受296.6公頃園區的大花園。

即可入住張厝巷的「森林苑」住宅建案。

2021/5/16 張厝巷慢漫走600步

清晨五點二十三分,走出再熟悉不過的張厝巷,往兩端各拍一張相片,忽然起了一個念頭,何不紀錄一下晨曦初起的張厝巷,純就光影美的角度來個巷弄美拍。


在張厝巷的南側入口處,我的幼年記憶中,這條路只不過是灌溉水圳的護岸,左邊圳溝裡流著黑壓壓的濁水溪流,右側都是水田,只可以通行牛車與人力車的寬度,學習騎乘腳踏車的過程中摔落兩旁不計其數。


整齊排列的黑色花盆植栽是大和農園的生產基地之一,一批批草花的產出,只要稍加注意都可見一片美麗的花田景致。


來自中東的高大海棗( Phoenix dactylifera ),種在林家的入口處,棕梠科植物有其浪漫的休閒風情,當微風吹拂樹葉擺盪,不由得讓人產生渡假的念頭。


樹齡超過卅年的酒瓶蘭(Beaucarnea recurvata)屬天門冬科,原產於墨西哥,盛開著花吸引很多昆蟲,嗡嗡聲不絕於耳,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它結過種子。


陳家雖不是從事園藝產業,但是不辭整理之辛勞,讓家園變得充滿園藝的美感,取悅自己也娛樂別人。



種了很多真柏的謝家,擁有很多樹型優美的庭園景觀樹。


花宿民宿大約在2005年,取得彰化縣合法民宿004號經營至今,柯老闆屏東鹽埔人,「姻緣際會」成為永靖女婿,他的眼中看到的田尾,應該是有希望值得深耕投入之地,他開設民宿當時,我親耳聽聞街坊議論:「田尾開民宿沒有人要住啦!」。

整理的井然有致的民宿花園,透射出太陽的光芒與熱力,田尾的休閒服務產業才將要如太陽一般昇起。


灌溉水圳蜿蜒曲折美感十足,護岸就成為如今的巷弄,鄉間道路的美麗渾然天成,加上兩旁住戶花木的佈置與維護,成就張厝巷豐富的園藝生活氣息。但是這一切都會在未來消失殆盡,因為當地方政府大有為之後,就會道路拓寬、捨彎取直和水溝加蓋,多數硬體建設都會毀掉人文價值,真可惜!

在地人看不起的田尾休憩產業,本來的營運服務對象當然也不會是輕蔑在地的田尾人,因為套句淺顯易懂的話就足以說明,「所謂旅遊就是離開你住的厭煩的地方,移動到別人也住的厭煩的地方去。」


住著百瑞人瑞的張家,門口一棵種了N年的紅蝴蝶(Caesalpinia pulcherrima),又名番蝴蝶,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有如張家的迎賓花一般周年開放。

花木圍籬的家不是都會人所嚮往的家嗎?雖然它前面沒小河後面沒山坡。


松果植栽張先生是前松田園藝的三代目,持續用心維護幾十年來的庭園植物,並且開創另一新興多肉植物產業。


籬笆旁的流蘇木正綻放著白色花朵,樹旁有棵少見的白色仙丹花也正在開花,每次經過都不忘抬頭欣賞一翻,四時更替開花有時深怕錯過。


歸化台灣幾百年的馬纓丹,在晨曦的映照下顯得清新可人,田尾住慣了很容易聯想到它能賣多少錢,而且愈是便宜越是看它不起,不行不行我要趕快收起在地人的世俗評價,駐足細看它,花朵纖細幾何排列煞是好看。


張厝巷裡的高級別墅森林苑,等待有緣人入住。

走了六百步路就可以記錄下張厝巷美麗的光影,田尾人的園藝景觀生活就在你我身旁,我們的資源是豐厚的,要走向療癒花園的休閒產業相對容易。多少年來有無數的觀光客「來消磨田尾」,未來我們更要準備好讓他們「來田尾消費」,只要願意你一定做得到。

田尾的美麗晨光 2020-11

起了個大早,只是想往鄉間的路上繞繞,田尾除了花團錦簇、豐富多樣的熱鬧商圈,田野間質樸美麗的畫面,其實又是另一種風貌。

夾雜在部分花田裡的稻田,隨著四季變化,呈現不同的狀態色塊。


鐵塔下恣意生長的九重葛花叢,與路口不和諧但並存著的廟宇牌樓,
以及路邊那棵枝條已經與電線交纏的大樹,
一幕幕都是時間落下的痕跡……


繞著繞著就走到了仁里社區-彭順成商店
彭順成商店: 巴洛克式風格建築。為社區中保存最完美的日治時代建築。

在日治時期,仁里社區舊稱為三十張犁,曾經是規劃的移民村,也被選為模範部落,相較於其它的農村,仁里社區顯得較有規劃、建設以及富庶景象,從留下的建築,可以推知日治時期時是一個頗為熱鬧的村庄。


金萬安商店 也是彭氏人家所建,據說是田尾第一間二層洋樓。解說牌上記載的年代是光緒1880年興建,但也有一說,依照建築風格與材料 此棟應該建於1920年代。
仿巴洛克風格的女兒牆設計,有著精緻露台的小街屋,但是內部木造結構已腐朽,被樹根纏繞已深。

從房屋後方更清楚看見榕樹樹根與建築的交纏,呈現另一種奇特的美感。
但是這樣的狀態能再維持多久,樹根有可能破壞脆弱的磚塊,是否能不畏風雨,靜待時間的考驗。


田尾的宮廟,登記有案的至少有18家,每家供奉的神明不盡相同。
祭祀文化也是重要的鄉野傳承,農家人的生活日常,仁里明賢宮,正好因為舉辦法會張燈結綵,繽紛的色彩彷彿也訴說著這一年的感謝…… 。

散發著歷史氣息的老屋,簡樸卻很有味道。
修復的牆面偶然會看見一些藝術彩繪創作的呈現,有的具象、有的抽象現代風,與純樸的農舍形成有趣的對比。


田野間莫名美麗的畫面俯拾皆是。
收割完的稻草堆,隨意地綑綁就是渾然天成的裝置藝術。
田地裡排列整齊的雪白假植袋,裝載著希望的種子,等待長成美麗植栽的那一天……
隨風搖曳的稻浪、鮮豔怒放的狀元紅、紅綠相間的變葉木盆栽農場…
隨著季節的變化,每一塊田就是各農家生產的紀錄簿,記載著這一年的工作。


田野間那些傳說中的豪宅
精緻的設計氛圍,彷彿讓人置身國外,忍不住駐足流連,按下快門。
有土斯有財的傳統觀念根深蒂固,
誰能最快存到錢蓋上自己的房子,成為鄰里間永遠流傳的話題。


田尾田野景觀冬季限定: 『電照菊燈海』
每年的十月至次年三月正是菊花的生產旺季,菊花原屬短日照植物,農民為了取得較長花莖配合外銷切花規格出貨,於是栽培上可利用夜間電照或黑布遮光改變日長調節開花期,以達到周年性生產。
意外造就了田尾的夜間特殊景觀。


不論是農田裡排列整齊的植栽作物,或是路邊恣意生長的花朵們
當陽光灑下,每一個生命,用他最美好的姿態,迎接這一天的挑戰。

繞回了公路花園的蜿蜒小徑裡,
盛開的九重葛又讓人忍不住停下腳步。
巧遇準備上工開店的職人們,美麗的花園都是他們付出辛苦血汗的成果!
美好又忙碌的一天即將展開。

輝豐園藝
豪景園藝

九重葛: 紫茉莉科。別名: 南美紫茉莉、刺仔花、洋紫茉莉、紫藤、龜花、葉子花、葉似花、三角梅、三角花。原產地: 南美巴西、秘魯、阿根廷。冬至春季為主要開花期。

清朝大樹

在地甚少知道的一棵大【茄苳祖

學名:Bischofia javanica,亦稱 : 秋風、秋楓、茄苳、茄冬,( 閩南語「加冬」)

前鄉長劉淑芳女士在1999年,在茄苳樹下立有一碑,除了介紹茄苳之外,也說明了歷史源流,大意是兩百多年以前先民拓墾,因地理格局之需所種植。張 煌先生(已故)募資設立供桌,並立「清朝大樹茄苳祖」牌位供人膜拜,也成為村里老人樹蔭下乘涼與閒聊的好去處。

座落在田尾鄉光復路二段481巷附近 詳Google地圖

茄苳遍布全台各地,不少地方以茄苳(臺語:Ka-tang)為名,如:佳冬鄉、茄苳腳、茄苳坑、茄苳林、茄苳湖、茄苳溪、茄苳交流道、茄苳里等等。
茄苳也是台灣原住民邵族的聖樹,象徵祖靈和子孫世代繁衍。
茄苳樹壽命長,可生長成大樹,常成為民間信仰膜拜的樹公、樹王。
果實成熟可食用;葉亦可用於料理、泡茶等用途。
資料取材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