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看田尾

2021-0516 張厝巷慢漫走600步

清晨五點二十三分,走出再熟悉不過的張厝巷,往兩端各拍一張相片,忽然起了一個念頭,何不紀錄一下晨曦初起的張厝巷,純就光影美的角度來個巷弄美拍。


在張厝巷的南側入口處,我的幼年記憶中,這條路只不過是灌溉水圳的護岸,左邊圳溝裡流著黑壓壓的濁水溪流,右側都是水田,只可以通行牛車與人力車的寬度,學習騎乘腳踏車的過程中摔落兩旁不計其數。


整齊排列的黑色花盆植栽是大和農園的生產基地之一,一批批草花的產出,只要稍加注意都可見一片美麗的花田景致。


來自中東的高大海棗( Phoenix dactylifera ),種在林家的入口處,棕梠科植物有其浪漫的休閒風情,當微風吹拂樹葉擺盪,不由得讓人產生渡假的念頭。


樹齡超過卅年的酒瓶蘭(Beaucarnea recurvata)屬天門冬科,原產於墨西哥,盛開著花吸引很多昆蟲,嗡嗡聲不絕於耳,但是從來沒有看過它結過種子。


陳家雖不是從事園藝產業,但是不辭整理之辛勞,讓家園變得充滿園藝的美感,取悅自己也娛樂別人。



種了很多真柏的謝家,擁有很多樹型優美的庭園景觀樹。


花宿民宿大約在2005年,取得彰化縣合法民宿004號經營至今,柯老闆屏東鹽埔人,「姻緣際會」成為永靖女婿,他的眼中看到的田尾,應該是有希望值得深耕投入之地,他開設民宿當時,我親耳聽聞街坊議論:「田尾開民宿沒有人要住啦!」。

整理的井然有致的民宿花園,透射出太陽的光芒與熱力,田尾的休閒服務產業才將要如太陽一般昇起。


灌溉水圳蜿蜒曲折美感十足,護岸就成為如今的巷弄,鄉間道路的美麗渾然天成,加上兩旁住戶花木的佈置與維護,成就張厝巷豐富的園藝生活氣息。但是這一切都會在未來消失殆盡,因為當地方政府大有為之後,就會道路拓寬、捨彎取直和水溝加蓋,多數硬體建設都會毀掉人文價值,真可惜!

在地人看不起的田尾休憩產業,本來的營運服務對象當然也不會是輕蔑在地的田尾人,因為套句淺顯易懂的話就足以說明,「所謂旅遊就是離開你住的厭煩的地方,移動到別人也住的厭煩的地方去。」


住著百瑞人瑞的張家,門口一棵種了N年的紅蝴蝶(Caesalpinia pulcherrima),又名番蝴蝶,一直吸引著我的目光,有如張家的迎賓花一般周年開放。

花木圍籬的家不是都會人所嚮往的家嗎?雖然它前面沒小河後面沒山坡。


松果植栽張先生是前松田園藝的三代目,持續用心維護幾十年來的庭園植物,並且開創另一新興多肉植物產業。


籬笆旁的流蘇木正綻放著白色花朵,樹旁有棵少見的白色仙丹花也正在開花,每次經過都不忘抬頭欣賞一翻,四時更替開花有時深怕錯過。


歸化台灣幾百年的馬纓丹,在晨曦的映照下顯得清新可人,田尾住慣了很容易聯想到它能賣多少錢,而且愈是便宜越是看它不起,不行不行我要趕快收起在地人的世俗評價,駐足細看它,花朵纖細幾何排列煞是好看。


張厝巷裡的高級別墅森林苑,等待有緣人入住。

走了六百步路就可以記錄下張厝巷美麗的光影,田尾人的園藝景觀生活就在你我身旁,我們的資源是豐厚的,要走向療癒花園的休閒產業相對容易。多少年來有無數的觀光客「來消磨田尾」,未來我們更要準備好讓他們「來田尾消費」,只要願意你一定做得到。